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之二百家争鸣

  近日,BBKinG撰写了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以一个电竞人的视角诠释了何为电子竞技。

  BBKinG,本名刘洋,前上海文广《游戏人生》《游戏大家谈》谈话节目编导、StarsWar总导演,现XMA项目经理、WE俱乐部经理、游戏产品制作人。

BBKinG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腾讯微博 - @bbbbbking
新浪微博 - @keynote

  2000年左右是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里非常热闹的时期,像极了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局面,一场电子竞技思想大爆炸开始了。

  经过1998年到1999年的发展,网吧、游戏、比赛、QQ、互联网等等的快速普及,把大量以前根本不会有联系的人连在了一起。所有人都被竞技游戏的魅力以及爆发出来的社会能量震惊了,大家都很激动,觉得这是个事,但是又没几个人能说清楚。

  有次看到东方时空对马云早期的一个纪录片,马云激动的跟同事和领导讲述什么是互联网,他很激动,但是他也说不清楚,别人也听的云里雾里,却也跟着很激动。电子竞技当时也是这个局面,或许这种激动与迷茫,激发了人们的探索欲望,思想大爆炸的百家争鸣局面开始了。

胡宾国(red-apple)

  1999年,王银雄(kulou.csa)在CSA的网站上搞了一个《中国星际兵器谱》,估计他是位武侠小说迷,将中国星际水平最顶尖的100位选手,做了个排列,他把自己排在第55位,而排第一位的是red-apple 真名(胡宾国),可能有的人发现了,他的英文名红苹果,正是他真名的谐音。

  red-apple是一个幸运的人,在2000年左右那个疯狂炒互联网概念的时代,他拿到了腾图电子出版社对电子竞技概念投资的一百万,我不敢说这是电子竞技历史上第一笔风险投资,但是在我的记忆里,这个数额是前所未有的。

  于是,2000年春节过后,red-apple跟几个同事提出了他们眼中的电子竞技发展规划:

1、成立玩家俱乐部,广泛吸引玩家参与,为大众玩家提供系统化服务
2、设立独立的信息服务体系,包括刊物、网站以及众多媒体的合作
3、建立系统的竞赛体系,使比赛成为国内首家具有固定赛事的联赛
4、成立完全的竞技比赛网,形成全年的连续网上、网下比赛体系
5、为成员提供国际交流的机会,并组织国际电子娱乐竞技的比赛

  很惊讶吧,这份规划即使在12年后的现在看来,概念都十分领先,就像我们读韩非子的著作一样,前辈们在很早以前对事物的认识就已经很深刻了,但是执行经验的缺乏,以及天时地利人和的不足,也造成了red-apple的不幸。

  red-apple有句口头禅:这个细节漏下一点,那个细节漏下一点,最后叠加起来会是一个惊人的大洞,而且没法去补。

  很不幸的是,即使red-apple工作很仔细,同事们很努力,CESA的全国大赛做的影响力很大,但是时不利己,以及用又超越当时现状的发展方式去尝试,结果是赞助商提前撤资了。

  方向是对的,想法是好的,可惜市场没成熟,赞助商出钱是期待回报的,今天给你1块钱,你明天能赚2块钱,后天你要多少,赞助商都愿意给你,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是直到今天,很多人还是不明白,伸手向赞助商要的时候,却不去思考如何帮赞助商赚回来?即使他没说要赚钱,你也不能信,相信我,他总有一天会想赚钱。任何时候,只有居安思危才能长治久安。

  red-apple离开了腾图电子出版社,在武汉奥美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陈栋的邀请下,加入了奥美,负责游戏的汉化和出版,很多人都知道奥美代理了当时国内最流行的三款游戏:《暗黑破坏神》、《星际争霸》、《反恐精英》,但是在那个盗版横行的时代,奥美给人留下的印象,可能是黑的,因为他们总是黑个脸做反盗版的事,虽然他们做的是对的,没办法,这可能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时代的烙印。

洪哲夫,ID:hongzf

  下面要出场的这个哈尔滨人很传奇,也很有争议,他击败了red-apple,也接过了他的衣钵,从选手转向了电子竞技赛事的幕后组织工作,他叫洪哲夫,ID:hongzf。

  洪哲夫于1977年8月9日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注意这个学历背景,这让小时候疯狂喜欢游戏的洪哲夫走上了一条很不一样的电子竞技之路。他更关注国外的电子竞技信息。

  洪哲夫迷恋游戏到什么程度?我们小时候都玩过街机,大家都很迷恋,可洪哲夫的疯狂迷恋程度可能是我们很多人没达到的,他瞒着家人用积攒多年的压岁钱,花了3800元买一台街机回家玩,而且因为街机太宽,进不了家门,他叫来工人把门卸了,他妈回来一看门没了,都惊了。

  2004年WCG中国区总决赛前一天,我跟着CGA新闻组到北京报道WCG,刚好遇到ESWC中国代表团从法国归来,那年ESWC总决赛中国女子队最后败给巴西队拿了银牌,我被派去采访他们的庆功宴,洪哲夫作为项目负责人,也是领队,接待了我。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洪哲夫,国字脸,说话微笑、自信、声音洪亮,眼睛放着光,身材魁梧结实,普通话不带东北口音,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个很干练的人。

  庆功宴很顺利,他送走赞助商网通的几个女高层后,打算带着我找个聊天的地方,后来旁边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个合适的地方,于是我们干脆坐在中央财大外面的长椅上聊了2个小时。

  洪哲夫用电脑给我看了ESWC时的很多视频,让我印象很深刻,一个会说几国语言,并且幽默风趣会炒气氛的意大利男主持人。现场的灯光布置让人眼花缭乱。比赛台前的显示器和选手头顶灯会在选手死掉后灭掉,经常打到最后只剩敌我2盏灯亮着,现场气氛营造的非常好。

  这些到今天还有人在模仿却模仿不像的经验技巧,就这样被洪哲夫从03年到05年的ESWC上带回来,但是由于当时没有像优酷之类的视频传播媒体,很多视频到今天都没有被放出来,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天时不到吧。

  05年的时候我和ZAX有次去北京出差,还在洪哲夫的公司里见到了他,谈了一些ESWC2005的事情,我发现他的办公室很有意思,一边挂着ESWC中国组委会,一边挂着生物技术肥料的牌子。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做StarsWar,我们都知道在那个时期,做比赛只是个看上去很美的事情,05年之后就听说他专心做肥料生意,淡出电竞圈了。

weking

WE.King裴乐

  还有一个人他起于1999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这个人就是WE.King裴乐,这一年他19岁,西安人,青涩内向,高瘦,说话慢条斯理,金丝眼镜,文质彬彬。

  King把中国电子竞技的所有阶段几乎全经历了,在KOF街机格斗的时代,他跟几个朋友组队伍称霸了家附近那几条街,过着到处踢馆和被踢的日子,1998年星际刚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有了接触。

  1999年西安的网吧开始大规模的出现,这个地方要特别说一下,中国网吧最初的普及率高低是从西向东的,成都、重庆、广西、西安、郑州、武汉、合肥等等,这样一个顺序的原因是什么?很简单:相对较穷,闭塞,人多。个人拥有电脑的普及率低,人多网吧的需求量就大,内陆地区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少,所以网络带宽的普及就又快又好。

  西安当时网吧已经开疯了,今天开个200台的,明天开个300台的,后天有开800台,上下3层楼都是电脑,全是最新配置最好的电脑,网吧老板为了吸引生意,对电子竞技的拉拢那是无所不用其极,每个网吧都养支半职业战队,每个网吧你进去就会看到一面墙,上面贴着该网吧战队主力队员的大幅照片和介绍。

  为什么那个时候西安、成都、重庆的电子竞技氛围能这么好?因为电子竞技者幕后工作人员锻炼的机会多。

  你去谈电子竞技合作,很轻松就可以拿到免费使用机器。再加上大大小小比赛,奖金也多,能养队伍。如果自己想主办比赛了,找个熟悉的网吧老板一谈,机器免费、宣传免费、说不定奖金奖品都出了,这么好的环境,于是相当多的电子竞技幕后工作者是来自内陆地区。

  King跟KOF的队友在西安的网吧里发现星际争霸还有个战网,在战网上可以认识的人和世界不仅仅只是现实中这几条街的了,这深深的吸引了这帮孩子们。当时这个网吧里有个战队叫ROSE,在网上还很有名,KinG他们觉得这帮大男人怎么还起了个这么女性化的名字,于是他说要么我们起个比较男性化的名字,于是LION(狮子)战队诞生了。

  LION战队里很多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的,于是网站、论坛越做越出色,我是2002年在西安认识KinG的,但我在2000年就知道LION战队的论坛了。LION战队的发展模式跟那时候大多数军团式的模式一样,全国开分会,到处收人,声势浩大,有一次遇到夏季比赛密集的时期,两天之内LION战队在全国各个赛区同时拿到5个冠军,还全是线下的。

  在那个思想大爆炸的时代,也容易发生传奇的事情,也就是在KING他们开始有了些成绩之后,有一个很神秘的人出现了,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说要把LION战队按照韩国职业战队那个样子包装。

  为了能小试牛刀,这个神秘人把LION的七八个人一起带到上海,参加一个叫奥梦杯的比赛,住的是总统套房,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还给每个人买了很多衣服,甚至还提出安排KING和另外一个领队一起去韩国,KING当时年龄小没敢去。

  就这样每天跟做梦一样的生活了一个月,那个神秘人突然消失了,没钱吃饭的一群人,每天只好在总统套房里睡觉。

  有天,KING早上起来看到一个又高又胖的队员KISS在哭,他很奇怪,就问他为什么哭,KISS说,有人把他藏的方便面偷吃了。KING当时真是哭笑不得,决定要想办法带队员回去。

  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如何出酒店,因为他们可付不起总统套房的钱,只好用了一个很无奈的方法,让队员带着东西先出去,KING穿着睡衣,撒着拖鞋,装做是出去买东西样子,这才算是脱了身。结果到了火车站,就差了几块钱买不起火车票,KING求售票员,售票员不理他,KING只好去向路人讨,最后还是一个路人给了些钱,他们才回到西安。

  这一趟梦碎之旅,让19岁的KING彻底醒了,太多的第一次和大起大落,让KING意识到自己还是年龄太小,于是,KING去了西安外国语学院,安心学习英文,我们让KinG安心读会书,2年后,他会再次出山。

  2000年,星际争霸出了太多的传奇人物,有很多正面的,当然也会出很多负面,这也不稀奇,大爆炸嘛,又不是定向爆破。

  星际争霸1.04版的漏洞和作弊器开始爆发。

  有游戏就必然会有漏洞和外挂,即使是现在,竞技游戏和平台的运营商依然在跟外挂做斗争,问题在于,现在运营商更在意外挂的影响,因为这有明确的利益关系,可是在那个时代,反外挂的制作者是没有任何利益回报的,这就是那时候外挂出现很久都得不到解决的原因。

  外挂毁游戏这个道理不用再讲了,我们说说那个时候的电竞幕后工作者是怎么尽力解决这个问题的。

  2000年初,著名的电竞人韩羽良(据说现在在腾讯任职,工作也跟电子竞技有关)提出了两个主张,一个是成立权威的裁判组,一个是电子竞技的职业化发展设想。

  先说裁判组,韩羽良的思路有点像找几个神通广大的厨师长,盯着厨房里厨师们不敢耍花样。他严格审查并招收少量有威信有经验的星际高手组成裁判组,在比赛时直接进入游戏观战,从而保证比赛的公正性。

  然后是电子竞技职业化发展设想,韩羽良提出找国家体育局,或者像新浪这样的大集团出资组织比赛,建立俱乐部,仿照韩国当时电视台和三星公司等大集团扶持电子竞技职业化的路子。

  我没见过韩羽良,但是听说过他的很多事情,在看了很多关于他的资料后,我觉得这是一个真心做电竞的人,他在千方百计寻找那个时代电子竞技的出路,至少他在努力思考。

  但是,相对于12年前后的现代来看,时代不对和经验的欠缺注定了他当时的徒劳,外挂造成的星际衰落局面,靠人工是无法扭转,而靠国家和大企业来扶持一个当时被称为“电子海洛因”的新东西,也是一种徒劳。

  我无法想像,对于他这样一个上心的人是如何度过那段无力回天的日子的,换了是我可能会得忧郁症。

  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好像看到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就像黑夜里的火柴,我们只看到一个光点,却不知道这与那之间是平坦的大路,还是蜿蜒盘旋的沟渠。

  我在著名星际战报作者stoneman一篇战报的前言里,找到一段话,让我感慨万分,摘抄出来作为第二章的结束语。

  stoneman:老友Saint一次在网上问我,是否会一直以游戏为生。我说,我曾经以游戏为生,曾经有过这种日子。但这是一碗青春饭,没有人能吃一辈子。等到一个人的经历、年龄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就不再做这一行了。以我现在的生活来说,游戏更多的像是一种艺术,我沉醉其中,却并不沉迷。

Leave a comment

您必须 登录 后才能发表留言。

新闻资讯

电竞圈里的破事

游戏视频

刺激肾上腺

赛事回顾

亿往昔还看今朝

现场酷图

记录生活点滴

资源下载

好东西要分享

战术点评

帮您走向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