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lasH带您深入了解G7联盟

  相信关心电子竞技的朋友很多人都听说过G7联盟,但是G7联盟到底是做什么的,是如何运营的,估计知道的人并不多。中国俱乐部wNv曾在2007年1月19日受邀进入G7联盟,然而随着wNv的某些问题日益暴露出来,最终在2009年2月10日被G7出名。

  近日,Fragbite.se对SK-Gaming俱乐部总经理Alexander “TheSlasH” Muller就G7联盟进行了一次深入的采访,内容涉及了G7联盟的方方面面,我确定您在阅读后一定会对G7有一个新的认识。

*注 - 我感觉有必要对我们的主人公TheSlasH做一个大概介绍,否则您阅读后可能会感觉他在说大话。现年33岁的TheSlasH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原名Alexander Muller,毕业于德国科隆大学经济管理系。2000年加盟SK-Gaming,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市场营销、产品销售、公关等,同时也是Turtle Entertainment(我们众所周之的ESL的母公司)的创始人,曾负责市场营销、产品销售以及主导产品的开发等,截至目前,仍是Turtle Entertainment五股东之一。

G7发展史
最初成员 - 4Kings, SK-Gaming, Fnatic, Team 3D, Mousesports, Made in Brazil, Ninjas in Pyjamas

初步发展
2006年8月8日 - Meet Your Makers, compLexity
2007年1月19日 - wNv
2007年8月2日 - PGS
2008年9月 - Evil Geniuses
2009年2月10日 - compLexity

剔除队伍
2008年2月25日 - compLexity, Team 3D
2009年2月10日 - wNv
2009年3月27日 - MeetYourMakers

目前成员
Fnatic, Made in Brazil, Mousesports, SK-Gaming, compLexity, Evil Geniuses
采访 - Skriven @ fragbite.com
翻译 - Martin

图片 - readmore.de

你在G7组织里面是什么身份?
现在我和Craig Levine都是这个组织的发言人,他曾经是3D的老板及经理。几年前在纽约CPL世界巡回赛决赛时,我们两人协同其他一些成员创立了G7这个组织。

建立G7这个念头是怎么来的?
我不太记得到底是谁先提出来的,不过这个念头的雏形早已经在Sam Mathews,Craig Levine,Cengiz Tuylu以及我的脑海里形成了。在纽约我们对于整个计划进行了第一次详谈,一致同意将其付诸实际并运作G7。

为G7工作的同时,有没有拿到薪水呢?
没有。G7未来究竟会怎么样还有待观察,但是这绝对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而且某种意义上说,如果需要的话,我们还要搭进去很多精力。

如果我说G7的存在单纯地就是为了促进你们自己的队伍,这个说法有没有说服力?请你谈谈你的看法。
那当然是没有说服力的。我们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了,我们建立这个组织就是为了三个目标,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尝试让电竞标准化专业化。我们也要避免电竞在发展的同时走进误区或犯错误,敦促其健康发展。也就是说,要有稳定的组织为后盾,队伍就不用说了,还要包括各种赛事、团体、选手以及媒体。我们相信,把富有经验的G7成员联合起来有助于实现这个目标。更进一步说,当我们就薪酬奖金问题提供帮助时,我们帮助的是每一个赢得奖项的选手,无论他/她是不是G7的成员。我们搜集资料并与组织者交涉。我们尽自己所能敦促他们及时解决薪酬问题。目前我们还不能与他们对簿公堂,但是我们可以实施非常大的压力。我们就是电竞的拳头,每一个选手将来都会从我们的行动中获益,无论是不是G7成员。
G7究竟如何帮助选手的?
正如上面说的我们帮他们解决这种矛盾,我们还发放了G7选手协议。世界上每一个选手都可以同他的队伍订立这个协议或者类似的版本。要知道这个协议非常重要,它并不具有单一性,它包括了选手与队伍之间可能出现的各种争议,并能促进团体之间的平衡。通过这种方法,任何人都可以同队伍签订一份公平的合约。不过我认为G7成员内部就不太需要这个。我们有长期的合同,但是新队伍和新选手会发现合同很有用,可以从中学到很多,说不定哪一天就用得上。

有传言说fnatic打算退出G7,因为SK和Mouz就很多问题达成了非正式的共识,为互相的目的来投票,那么G7之间如何协作呢?
呃,在一个组织里面,总是有些人会走的比较近,当然利益也会有冲突。就算我们都为一个组织效力,我们之间还是竞争对手,你会看到我们之间总有一些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我们有时利益目标大相径庭,但是最终我们是一个民主的团体,我们还要尝试更广范的决策,而不是简单的4vs3投票。我个人还没有听过这样的谣言,不过我会去问Sam的。

当你们认可zonerank为G7的官方排名时,SK在一个月内奇迹般地上升了20个名次,这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啊,我要查查看。我只知道我们对zonerank的计算方法进行了调整,调整是有Sam领衔的技术小组实现的。如果SK获利,那单纯地只是数学和逻辑方面的争议。不过zonerank已经是历史了。如果你想调查地更深入,我劝你还是拿出更细节的东西,那样我更好回答一些。现在我们正在研究自己的计算方法,已经在我们的网站上详细地描述了。当然还是需要时不时地进行调整,但是要知道,这个排名已经存在了两年了。我们从这个排名系统上搜集信息,而且计算方法也不是秘密。我们想要在排名系统中实现的想法似乎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明年调整仍旧要进行。Zonerank排名上我们看到,2007年六月(当zonerank仍旧是自己的排名时)以及七月你们承认zonerank时,差异相当巨大啊。
这两个月的计算方法的改变早就公示了,详情我不知道,但是可以在zonerank的新闻里面查到。队伍过去的战绩要不要加入也是需要考虑的。一开始G7排名WC3和CS的成绩可以追溯到2003年。而zonerank应该是从2007年才开始。所以当他们要求我们承认他们的排名时,我们同意了,但是要求加入以上所说的考虑内容。六月与七月间刚好是执行的时间,从这两组数据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唯一的结论:我们之间的计算方法不同。我们都知道zonerank商业模式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G7总是需要一个排名,因此我们在和zonerank商谈前我们又开始为之努力,并重新启用了我们自己的排名。现在G7排名看起来还不错,明年还要继续,尽管还有一些纰漏,但是我们还是相当满意的。

Team 3D没有参与1.6很长时间了,但是他们还是在前十名之列。我觉得你们还是对G7成员有一定的偏爱,你怎么说?(注:领头羊Pentagram一个月前加入了G7)
很简单。排名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长期的表现。虽然获得了胜利但是却失去了排名的分数,原因很简单。我们就是想表现出哪个品牌做出了更好的榜样。所以就算明年fnatic在比赛中总是排三到五名,想超越他们还是很困难,因为他们最近几年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3D排名一直波动不大也是这个原因。同样的,这也是我们排名的特色,让长期做的好的俱乐部和队伍排名靠前。这个排名不是“现在最好的队伍”,这种排名在每一个比赛每一个特定时间段都可以做。我们的排名更复杂。我希望我的说明可以解释清楚。我也希望大家去我们网站时,好好将我们的规则和计算方式看看清楚。我也喜欢就排名来讨论。每个人对于哪支队伍是最好的赚钱机器都有自己的想法。如果G7排名有助于讨论这些话题的话,我会很高兴。

G7在H2k和SK对于khristal和face的争议中,有没有帮助过H2k呢?或者说,不是G7成员的话也就不要妄想有G7的援助?
有意思的问题啊,我从两个方面来回答:作为G7发言人——不,作为G7这样的组织对于劳务纠纷不提供帮助。作为签约人一方——不,G7没有参与。我同H2k和他们的律师协商后找到了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那么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他们两人与H2k解约,现在效力于SK-Gaming。

G7的透明性是首屈一指的,不过我们为什么从你们的网站上看不出你的角色有什么不同?
很简单,每一个成员的地位是平等的。通过投票来决定事情,每个成员的权利都是相同的,没有谁是特殊的。作为发言人,我们仅仅是对外代表这个组织进行这样的采访。现在,我们有七张选票——SK、fnatic、EG、mibr、mouz、compLexity以及Craig Levine(尽管3D随着CGS的陨落而解散,他还是留了下来)这就是我们如何工作的。大家都可以提出动议,不过我们一般一次就专注于五六个议案来关注。不要忘了大家在处理自己事物的同时,还在自愿为G7工作。

你曾经在自己的网站上撰文表明G7有利于电竞的发展,但是就我看来,你们除了标准化合同、抵制CPL以及发表你们的计划,就什么实质性的事情都没做。你同意我的说法么?
或许吧。某种意义上说,你不可能看到我们的工作。一些争议和协商都是在幕后进行的,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结果。出于对协商过程的保密,我们不会到处宣扬,这个是我们干的,那个也是我们干的。通常协商内容都在我们之间进行,因为这样对每一方都有好处。过去我们确实解决过转会的争议。我们的确和赛事组织者协商如何分配奖金(一些奖金被用来赞助那些无法承担履行费用的队伍),还有其它很多事情。整个业界似乎低估了悬而未决的问题奖金问题。当然,你可以从这里那里的论坛得到反馈,但是收到超过100封的邮件,阅读它们,创建列表信息,同赞助商协商,跟进赞助商,得到结果,这些是很繁重的。你要知道G7没有义务做这些。当有知名队伍与赞助商有分歧时,他们会找我们来解决。但这是不同的,不是为了G7,而是为了所有没有获得奖金的选手。这也许是至今为止最好的保护业界的手段。

一年只写一篇新闻够么?
不,不够啊。你这么问我确实觉得G7的作用在下滑。但是我觉得像你们这样的网站应该更关注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经常交流。这是双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更积极一些,但是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也许你对于我们的工作还是不太明白,但是你会理解我们G7想要达到的目标。很不幸,我们业界开始步入歧途,人们互相羡慕,并对其他人的工作恶意中伤。我们不应该仅仅关注于可能的下滑,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创造出的电竞的诱人之处:选手、队伍、赞助商、杂志以及粉丝。G7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我们也意识到我们的责任有多重。我们还会继续进步的。

2008年你们和coL以及3D分道扬镳,因为他们加入CGS后不够独立。但是你们和ESL的合作却非常密切,为什么同样一个事情却有不同的结果?
ESL的政策是面向开放的平台和市场。参加ESL的队伍不会被要求不能参加其它比赛。CGS试图垄断他们成员的参赛机会,所以他们和ESL是完全截然不同的理念。G7就是为了建立开放自由的市场而建立的,因此compLexity和3D对于我们组织没有任何贡献。幸运的是,CGS的模式没有成功,一切都有所改变。你还要了解到,我们几乎和任何一个赛事的关系都很好,Kode5、WCG、ESWC任何你能想到的大型赛事。ESL也推动他们的发展,这很好啊。他们寻求开放的协商,希望和我们一起共事,这种希望应该比其它赛事更迫切。这并不表示我们更喜欢他们。我们试图不设置任何条款来限制任何人,但是对方也要更加积极才行啊。

在你的言语中低调处理了ESL克扣奖金的批评言论,但是促进ESL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你们的利益所在么?
通过和他们的交流,ESL改善了通信和支付薪酬的手段。这也许不是他们日常工作的重心,但是通过协商,他们最终决定首先解决奖金拖欠的问题。SK刚刚收到成都站的奖金,所以我们说ESL按照预期的方式来进行运作。他们在过程中是遇到了问题,但是他们克服了这些麻烦。这很重要。还有一些赛事没有这些问题,在上文中我也特意提及他们的名字。他们是赛事中的佼佼者。ESL虽然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知耻而后勇,解决了问题。其他人失败了,选择无视他们的错误政策。像CPL这么出名的比赛今天变成这个样子,真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总结一下:我们有业界的品牌,我们有仰视的榜样。我们不愿与他们争论,因为他们一直在进步。但是我们还有一些总是想把什么事情都弄砸的人,他们是我们要万分小心的。我们需要他们把每一分钱都花在比赛上而不是为了他们的一己私利。

在SK-Gaming的一段视频中你公开批评fnatic的Sam Matthews,因为他不让他的选手接受例如SK这样竞争对手的采访,这有没有在G7内造成麻烦?
Sam和我是老冤家了,我们互相尊重对方。如果这样的视频也能流行开来,不难看出其中的讽刺意味。我们还未就此事进行讨论。dsn也就此进行了报复,相信我,报复得很巧妙。同样的,G7没有参与此事。当队伍之间或者经理之间有什么问题时,我们都是直截畅所欲言。当然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有所不同,我们会争执,但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竞争。就个人而言,不仅仅是电竞,任何人看问题的角度都有不同。我很高兴G7的成员看待问题方法类似。

2007年你说G7在考虑举办一项赛事,然后呢?
我们仍然在考虑每年结束时,要有十强的队伍来一次总结性的比赛。每年应该以一个适当的方式结束,这样我们可以回顾一年中谁表现比较好。这是我们2007年所表达出的最初的想法。这样一个项目不应该由G7来组织,但是需要G7的参与。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事,我们在明年还将考虑。现在还需要找到实现的方法。每一年都有许多闪光点,我们觉得电竞还需要更多吸引人的地方。

本文已盖 6 层楼

  1. Mystery says:

    Ninjas in Pyjamas

  2. TOMMY_309 says:

    210给我们爆点料吧 我想知道dsn咋报复的

  3. http://fight.pcgames.com.cn/cs/talk/0701/856688.html

    067000翻译的 CS国际联盟G7 科隆会议详情,翻译的很好,想了解那次会议的可以看看这里.

  4. 很好的采访内容, C同学D辛苦了.

  5. captmartin says:

    额滴神咧 这次内容相当的多啊 累死了

Leave a comment

您必须 登录 后才能发表留言。

新闻资讯

电竞圈里的破事

游戏视频

刺激肾上腺

赛事回顾

亿往昔还看今朝

现场酷图

记录生活点滴

资源下载

好东西要分享

战术点评

帮您走向成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