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之原NeoTV经理熊剑明

  近日,BBKinG撰写了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以一个电竞人的视角诠释了何为电子竞技。

  BBKinG,本名刘洋,前上海文广《游戏人生》《游戏大家谈》谈话节目编导、StarsWar总导演,现XMA项目经理、WE俱乐部经理、游戏产品制作人。

BBKinG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腾讯微博 - @bbbbbking
新浪微博 - @keynote

  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之当事人篇——原NeoTV总经理熊剑明Neo亲述

  编者(BBKinG)按:在我写的《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十 NeoTV、PLU恩仇录》发出后,该文受到各方面的关注,特别是当年的当事人们都纷纷发表了看法,对此我都进行了收集整理,在此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文章都是有当事人信息提供者确认的,我只是作为一个历史整理人存在,这不是神写的天书,所以一定有错漏,我个人无意于褒贬任何人,这也不是我写这个系列文章的目的,请大家客观看待。

  我写《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的目的是为了整理出中国电子竞技的一个发展趋势,避免一些重新性的浪费,而不是为了追责或是引起争吵,这是没意义的。但是不同的当事人眼中的历史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我有义务记录各位当事人的发言,并且客观的呈现出来,因为这是重要的历史参考文献,我也十分愿意用采访和撰写的方式帮助各个方面进行历史的还原。

  不过,读者需要注意的是:他们亲述的有些内容可能会明显带有主观感情色彩和利益取向,大家有必要在对比中进行自我辨析,从而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并能从宏观角度认识这群电子竞技先驱者们燃烧了自己的青春才为我们留下的巨大财富。

  下文是NeoTV前总经理熊剑明Neo的亲述,他特地用邮件授权我发表,除了段落格式和少数标点符号,我基本没动。

文:/ 熊剑明Neo

  看了BBKinG的博客,许多画面又回到眼前。我不认识BBKinG,但是他的文章写的不错,虽然关于NeoTV的细节方面有很多错误的地方。

  一转眼,离开电子竞技已经有5年了,有些回忆再不写写,自己都快忘记了。

  1、和电子竞技,和“游戏风云”的渊源

  BBKinG介绍我出场的第一句话:“2005年,做电视媒体出身的熊剑明(Neo)……”,这句话是没错。但做的都是电视媒体内容却都一直都是游戏内容,我一直和些朋友说,我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将电子竞技搬上荧幕的人。

  2002年底,23岁的我,放弃当时新华社与电信的国有企业不错待遇的工作,降薪和一个人开始创业,他叫黄昊。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电视节目,叫“游点疯狂”。在上海电视台生活时尚频道每周五播出,除了综合性的游戏咨询和专题节目,还有一个专栏“CS电视大赛”。

  这个节目当时在上海地区的收视率,一直是在综合类节目的前三名。以至于03年那段时间在上海掀起了CS狂热,各家网吧爆满。许多30岁以上的上海游戏玩家应该对那个节目有印象;

  “第一个将电子竞技搬上荧幕”

  当时我们开办这个节目的时候,只有旅游卫视的“游戏东西",还只是在做一些电子游戏咨询。其他节目没有见到过,央视的电子竞技世界是近一年后才开播的。而我们已经做了CS电视大赛,FIFA电视大赛等电视比赛了。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的节目影响力只存在于上海地区。

  文广的主持人朱桢、朱丽叶都主持过这个节目。其中有一个主持人“大虾”张锐,CS比赛的解说员:吴强,飞影;

  可能看到这些名字,游戏风云的人都眼熟。这些人,都是SITV刚创立GAMESTV的这群人。

  我为什么没有加入GAMESTV呢?当时那家节目公司,就我和黄昊,制片人陈岚岚三个人,张锐是实习生,吴强也有自己工作。04年时候我就离开这个节目,因为当时制片人不将赚到的钱扩大规模,自己拿去买房。而我一人身兼内容策划,文案,编导,摄像,后期制作,特效,还偶尔兼职做主持人。当时我一气之下离开这家公司。

  终极爆料!湖南卫视一哥汪涵,差点成为电子竞技节目主持人!

  我一直是希望把游戏节目从一个窄众市场带入一个大众娱乐的市场。离开的原因也是因为有了更好的投资人,03年底我们在曹杨路搭建了一个1000多平房米,我策划了一挡节目,叫“电玩行动”。(图)这个节目是一个把电子竞技做成综艺节目式样的节目,每期一个小时。节目拍摄样片,请了电视明星孙兴、当时国脚足球明星祁宏等等。希望通过明星效应带动游戏节目热。

  主持人,当时找了还在上海发展的汪涵,当时汪涵在上海东方台主持一挡叫“火龙传奇”的综艺游戏节目。我觉得汪涵幽默机智,找到了他的经济人。汪涵的成功绝不是偶然,当时我做节目的概念,和之前接触主持人都是给他们写好稿子脚本,他们照着排。我照样之前做好了功课,当天录制样片前和汪涵见面,我递给了他厚厚一打稿子,他扫了一下说不用。“导演,咱们聊半小时,你把你节目的想法和要达到的目的告诉我就行了。”

  最后完成样片证明了我的观点,汪涵在现场不断挑动气氛,惹得大家大笑。这个节目有他的情况下很出彩。拍完样片,我马上和他经济人谈了一年的合约,谈妥了每期的价格。

  接下来和东方卫视谈节目播出,当时分别见了东方卫视副总万荣(现在中国传媒集团副总裁)和徐威(后世博宣传部长,我在10年和他再次合作,他现在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主任)。为了让我的节目能够上星全国播出。

  给台里审了样片,谈好了播出条件,留了一个周末时段给我们。当时投资人准备再追加1000万的投资。

  那是04年4月左右,一切顺风顺水的时候,悲剧发生了。这个悲剧电子竞技朋友们都很熟悉:“4月12日,国家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

  然后,我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汪涵回到了湖南发展,一开始在经视,后来接到了卫视的一挡节目叫《超级女声》。

  上帝对汪涵不错,没有因为我的节目错过超女。

  2、NeoTV的建立

  一转眼,2005年。这一年,我25岁。

  这一年,网络视频开始起步,国家也开始着手建立数字电视产业。

  回到BBKinG写到NeoTV开场的一幕“2005年,做电视媒体出生的熊剑明(Neo)拿着一个游戏电视频道的方案找到了当时上海文化圈一个比较有份量的人——张顺德,这个人就是NeoTV现在的老板林雨新(Ken)的叔叔,当时张顺德觉得这个方案不错,于是就由林雨新家族出资,在2006年初成立了NeoTV,而当时Ken还在美国学设计,于是,熊剑明(Neo)是当时NeoTV的执行负责人。”

  人和时间是对了,但是真正的有份量的人可不是张顺德。

  我来正确的叙述一下吧。

  2005年的时候,随着PPS, PPLIVE, QQlive 以及国家号召组建数字电视内容。我觉得游戏节目的第二春来了。

  当时因为一个手机电影项目,认识了还在申江影视做总经理的张顺德。他觉得我的项目不错,他说他的哥哥可以投资。于是我们一起见了他哥哥张圣德,也就是现在NEOTV掌门林雨新的父亲。张家并没有投资,而是拿着我的项目去找投资人。

  张圣德原来是政府管房地产出身,主要生意是搞地产交易的。而是拿着我的项目到处找投资人。经过几次失败后,由一个和张家关系很不错的地产商,出了第一笔资金20万。

  真正的有份量的人叫杨博,原上市公司珠海恒通集团董事长。著名导演谢晋生前合作最多的投资人,包括多部电影,以及投资上师大的谢晋艺校(谢晋艺校原名谢晋恒通艺校)。这个投资人,虽然说是张家认识。但是本来是没有合作意向的,在认识我之后,通过和我两次谈话,第二天就召见律师签署投资协议。

  事实上,NeoTV建立的头一年,张家是没有出过一分钱,反而用我的项目,加上他们家律师坐局,让投资以为投资增资的资金,变成了购买老股的钱,一上来先拿走大股东真正投资人200万。这事情是我对不住投资人,但是杨博看在我的项目前景上还是继续合作下去。

  NeoTV成立早期,根本没有林雨新的出现。所以、所谓的临时代理人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不然NeoTV为何叫NeoTV?认识我的知道,Neo这个名字在我99年玩UO网络创世纪时候就在用了。

  NEOTV当时还有一只吉祥物是只熊。

  3、与GAMESTV和PLU的“恩怨”

  电子竞技圈的,估计都比较关心这段。 对于“恩怨”两字,从我个人角度从来没有想太多,只是做自己经营一家企业,一个CEO应该做的事情。也一直没有太在意这2家同行的看法,因为BBKinG的文章也让我想回忆自省一下。

  06年后,吴强,黄昊,张锐等一干人,找到了游点疯狂停播后,让游戏节目再次启航的平台,文广SITV。 SiTV一开始资金并不充裕,直到找到了一家做游戏虚拟货币交易的公司参与进行投资。

  说实话当年GAMESTV的预算是远远超过NEOTV的4-5倍以上的,但是我一直不大把他们当回事,因为从体制内企业出来的人,深深的知道这帮管事的领导,除了把舞台搭的漂亮点以外,对于传媒是P都不懂的笨蛋。除了浪费钱,他们干不出什么大事情,而且ige投资人根本不懂电视传媒,当时和文广签的那种无脑卖身合作,迟早被压榨完吃掉。

  我真正在意的,是有一票满腔热情“屌丝”。在很艰苦环境下,坚持在网络上做节目的玩家公会(PLU)。当我第一次去PLU看到王珏他们那简陋的演播室,那简陋的播出设备,一股又尊敬,又担忧的复杂心情自内心发出。

  不过还是继续说完和GAMESTV的结怨,再来说说我对PLU做了些什么。

  和GAMESTV的“结怨”,因WCG而起。WCG是我在创办NeoTV的时候计划拿下第一个“产品”。一个新企业,必须要有自己有亮点的产品。我们是做电视,内容就是我们的产品。而电子竞技当时在世界上最有份量的自然是WCG。

  BBKinG的文章写到了Cody, 前腾讯电子竞技平台的负责人。他与我在做游戏电视节目时就已认识。成立NeoTV之初,正值腾讯拿下WCG网络合作那一年。Cody找到了我,我让Cody帮助我和WCG谈判。

  很快,我了解到WCG的中国主办权,不在腾讯这里,而是在中央电视台旗下的上市公司CTV中视传媒手上。通过和中视传媒的数月谈判,我们获得WCG中国区网络独家转播的权利。

  当时,GAMESTV拿不到中国区的转播权很正常,因为他在央视手上。央视自然不会给文广,NEOTV是他们一个本来可以很好扶持的新媒体的对象。可惜后来因为我的退出,事情没有向这个方面走。

  (各位看官是否觉得我有点自大?简单自证一下,离开后到目前为止,我依然和中央电视台保持着合作,我目前经营的公司是中央电视台10套科技教育频道-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全国组委会合作单位,我本人是以台总编为首的希望之星全国组委会委员。 www.cctvoe.com 官方网站有名单)

  所以GamesTV的人当时也没搞清楚状况,就对我们很不爽,其实我们不争。这事也到不了他们手上。

  再次结怨,在于WCG世界总决赛的转播。

  BBKinG写到:“一方面因为据说Neo当年花了100万买转播权,这个事情连Ken都不知道,这也变成后来Neo被Ken请出团队的主要原因”

  一、我是总经理,也是股东创始人,除了董事会决议,或自己离开,谁能请走我?还说是被Ken请走?当然,BBKinG也说了这些是听说。

  二、WCG转播是购买的,这个事情所有董事都是强力支持,也是公司后面争取到WCG承办权,NEOTV生存到现在的最大贡献。

  这些事实都是放着的,来说说因为WCG世界总决赛转播权引起的小恩怨。

  GamesTV当时还是吴强主政,听说是上面领导一定要争取到WCG世界总决赛转播权利。文广的资金和预算大概是我一年的5-6倍,WCG 中国拿不到已经很窝火。放言拿下世界总决赛,让我们一年前面给他们铺垫干活。

  首先,购买转播权的事情不是我先提起的,GamesTV的介入让韩国人有了议价的空间。但是,换言之韩国人也不是笨蛋,除了钱以外,他们自然也考虑了诸多的因素在里面。

  NEOTV有多个优势存在:

  1、那年的中国区总决赛现场转播,给三星的老总眼前一亮。同时腾讯的Cody配合我们给了他们很不错的整年WCG播出的数据报告。传播性对三星是非常看中的东西。

  2、我通过中视传媒给三星公司施压,对于拿下世界总决赛这件事情我是势在必行的。在竞争的最激烈的时候,中视传媒向WCG官方以中国国家电视台名义背书,要求WCG考虑和我们的合作。那封函措辞很到位,我至今保留着。

  一年的准备,对总决赛转播自然是比GAMESTV好,最后韩国人也开了价钱。我们通过几轮讨价还价,签下了WCG世界总决赛2年的合作协议。条件是10万美金,第二年不超过这个数字10%。

  同时WCG也将NEOTV列上了WCG全球官方网站首页,和美国的GGL并列在一起。

  GAMESTV一直说我们炒高了内容,但是10万美金,对于世界第一电子竞技大赛的全球总决赛独家转播,贵么?同年的英超3年转播卖了5000万美金。你难道想和老外谈免费内容?

  况且随后我通过和PPS,PPLIVE, QQLIVE的广告合作,还是赚回来了。

  随后WCG,成为了NEOTV向下经营的一个重要的基石。

  GAMESTV当时已经做好了直播WCG的很多准备工作,甚至已经到处向行业内视频网站放话了。当我们获得WCG独家转播权后震惊异常,随后当时游戏风云的某负责人通过朋友介绍来到我的办公室,尝试和我们谈合作播出。拿自然是被我拒绝,对于急于建立品牌而且购买独家之后怎么可能再放给SiTV?

  随后的事情,我自然可以理解这群恼羞成怒的朋友们。

  1、因为我们需要转播欧洲卫星信号,首先开始举报我们的资质问题。自然我拿到了中央台相关单位的授权。

  2、向文化监察大队举报我们电视节目制作和网络视频资质问题,我们很快办好了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

  3、禁止文广旗下单位租借任何卫星转播设备车出去。巧合的是上海唯一非文广下,卫星电视传输公司的老总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得知消息后,某领导托人去放话,不要和我们合作。反而倒激起那个老总正义感,人家说了句“太欺负人了。” 就不和他们公司签合同,派工程师私人帮我到我们公司楼顶平台,搭建了三米卫星接受设备,接收人员派到我公司调试设备。还节省了我数十万的费用。

  WCG权利的获得,也成为了我对PLU发起人才“挖角”攻势的重要基础。前面说到了,当时的我面对资金,资源,实力数倍于我的GAMESTV, 我是一直不太放在心上的。在我心头的石头,却是资金,资源,什么都没有,但却满腔热诚的PLU。

  我曾经和Friend,黄正刚接触过。直觉告诉我,从他们两个突破是不太现实。PLU对他们来说如同生命一样,但是这种情感,对企业的经营有的时候是正面的。但是这种不理智也一样会把团队带入困难的深渊。

  当时的PLU的确是困难时期,内容很难转换成收入。手上既不像GAMESTV有文广平台,数千万资金。也不像我们有很好的内容,几百万的资金。他们有的,只有一群对电子竞技着了魔,发了疯一样的爱好者。而那些,正是我想要的。

  BBKinG在文章写到:

  “都说女孩的青春不等人,王珏的女朋友安佳作为一个学播音主持出身的女孩更是非常着急,她也有她的梦想要去实现,一面是青春在急速燃烧,一面是NeoTV要打造一个游戏美女主持,于是,安佳成了PLU第一个跳槽去NeoTV的人。”

  如同BBKinG所讲,我的第一个突破口,的确是安佳。但是说句伤人的实话,安佳自始自终,打开始就不在我对PLU想挖的人员名单里。虽然PLU论坛将她炒的很凶,或者说PLU希望刻意的塑造一个明星出来。但我认为,她既不是很专业游戏玩家,从主持人角度来说这样的主持人也是到处一大把。NEOTV当时已经在塑造一些列如小R,闹闹这样的游戏主持。因急需扶持美女主持挖角这一说不成立。

  (这里插一条转播,都老说NEO挖人不厚道,但当时最先挖角的是GamesTV,我刚准备打造的小R和黄曦组合。黄曦我们才培养了几个月都没有,这都要挖,你们说谁凶残?)

  跑题了,真正找安佳来的原因是当时我突然知道安佳是王珏的女朋友。于是我的态度瞬间就转变了,可能有人说我势利眼。但是对于一家企业的经营者来说,如果对人才的渴求,没有这种势利眼,那和卖咸鱼有什么分别?

  于是我通过渠道迅速找到了安佳,开始沟通。首先我能给出的待遇是PLU所没有的,同时我相信WCG对她来说是一个让跟多人知道她的机会。但是我也更相信,这是聪明的王导,让她来进入我们内部了解试探的前站。

  后面的历史大家也都清楚了,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跳槽行为。包括王珏,XiXi,周宁,小色等等。他们给NEOTV也带来了新的活力,创立了新的联赛NSL。同时也引发了网络上的一系列口水战。BBKinG的文章里已经描述的很详细了,我也不再做细表。

  过去那么久时间,从当时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角度来说。对于跳槽这个事情,我个人的看法。首先我觉得王珏和所有原来PLU的员工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他们来NEOTV,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而是对电子竞技这个行业的一腔热诚。

  有人说这个很虚假,PLU的簇拥们指责他们背信弃义,见利忘义什么的。首先这是很正常的职业选择,你加入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又不是卖给公司。其次,创业是老板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要求员工也和你老板一样过苦日子。员工的基本生存权也是需要保证的。 NeoTV并没有提供一个天价高薪,甚至未必有GAMESTV多。

  我当时只是做了一件事情,让你拥有梦想的同时,给你一个体面的生存保障而已。所有跳槽的员工都是看中了WCG的平台,薪水是次要的问题。

  其实这个事情,网上头脑发热的粉丝们吵得天翻地覆。事实对实际当事人来说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水火不容,大家的经历更多的还是在生存的问题上。

  4、Neo的出局

  BBKinG绘声绘色的写了一出悲情的故事,看到他的文章才激发我写这个的想法。

  其实完全不是他文章里写的那样,这个也许是从Cody这里听来,也许是从Ken这里听来。我自然要说说我的版本,这个大家一听就了解了。

  创立NeoTV的时候,我正值25岁。虽然之前也有短暂的经营经验,但是的确在公司法务,管理各项方面是经营不足的。这家公司从创立开始就是一家不太健康的公司,这个也是从我太太自2008年开始进入投资界,(著名风险投资公司IDG资本。)身边更多的投资行业朋友才开始认识得更加清晰了。

  所谓不太健康的公司,就是指创办人和团队拥有的股份太少。这方面,可能PLU比我们还更健康一点。

  当时公司的整个团队股份,由我带持加在一起总共才22%。实际投资人杨博团队三方实体进入占48%,另外的30%,实际由林家掌控,但是这部分是没有出过资金的。因为是由张顺德由于介绍投资人,作为发起人给了干股9%,他哥也作为介绍人给了干股9%。 随后第一期投资人拿到了200万溢价款后,转让了剩余12%给到了现在的掌门林雨新。

  随着WCG的大获成功,随后我计划将NeoTV作为游戏新媒体包装,吸引了若干的VC的接触洽谈,让Ken的家族也意识到了这门生意不错。之前他们家都是做房地产的。林雨新这时候从美国回来,加入公司任副总裁。但是没有实际工作可做。

  同时,Cody也从腾讯离职加入到NEOTV,被我任命为COO。Cody加入公司后,对原董事会不了解,以及投资之间的复杂关系。对于节目这块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相关经验。但是很快,两个不太忙碌的人Ken和Cody走到了一起。

  后来,Cody为股权之事数次逼宫,但当时正值二轮投资洽谈之时,无法马上实现,同时我也在努力为团队争取更多股权。但是Cody为此心生不快。

  BBKinG在文章里写到:

  “2008年初,林雨新(Ken)从美国回来了,发现公司里因为Neo被搞的鸡犬不宁,王珏被气的离开公司,Cody据说曾跟Neo打了起来,当时Neo的思路大家也不同意,他当时想做一个垂直的游戏视频点播平台,用现在的话解释,就是相当于一个独立的优酷游戏频道,这跟王珏等人做节目生产者的思路完全相反。”

  和Cody打了起来,这件狗血的事情是有的。而且很狗血的是,为了公司一个员工写检查的问题。他深深的觉得我可能干涉了他的工作,当他莫名从我办公室摔门而走,我试图追上他理论时候,突然他就爆发动手了。我现在回想,还是因为争取进入董事会和利益问题,但是当时公司的复杂情况他是完全不了解,唯一维护他利益的是KEN。

  当然,孰是孰非,到他现在离开NeoTV,我相信他自己已经有一个很清楚的判断。

  王珏气的离开公司,三顾茅庐请回来,这个狗血事情就没有了。我不知道你哪儿听来的,我和王珏之间也没有交恶。自始自终他在NEOTV做着节目呢,我和他去年还有一个小合作。

  总结一下当时离开的几个原因:

  1、吸引投资失败,包括联想投资在内多家VC和董事会正式开会,提出了团队股份太少,希望购买并且转让部分给团队,被林家拒绝。

  2、由于吸引二轮资金不顺利,公司开始有了资金压力。当时正值互联网视频行业起步,土豆网在我们办公室楼下同步开始创业,获得大量资金刺激。我们开始做游戏视频分享平台,网络带款支出成本迅速扩大。

  3、由这个经营方向的问题,Ken不断会晤主要投资人三方,向董事会汇报我“经营不善,管理混乱”的问题。

  4、直接导火索,是和北京某互联网广告巨头CEO谈好的投资协议,该投资人已和所有董事会成员会面,双方签署了意向协议情况下,在最后一分钟放弃。由于该投资人是我找来并会谈的,后来了解到林家私下多次接触对方投资人进行会谈。

  5、WCG和上海全球总决赛谈判不顺,由我主导和上海大文广集团(文广上级领导机构)关于WCG总决赛在上海举办的事宜进展不顺。当时和大文广总裁薛佩建会晤,本是很有兴趣。但是和韩国人多次谈判下来,觉得条件太苛刻,没有下文。(上海的领导本就眼界也高,迪斯尼,世博什么没玩过。韩国人吃不下上海的领导,最终WCG全球总决赛在中国只是放到了成都这样的二线城市,其实我认为这对品牌还是有影响的)

  6、07年某日,Ken召集董事会7人开会,以30%票数,要求罢免我总经理职务,担任常务副总经理。实际投资人3方,2方表示同意。原谢晋导演的投资人杨博不同意。

  我当时26岁,年轻气盛。自然对公司权利斗争之事很是不屑,这个副总自然不会去当。于是我主动向董事会递交了辞呈,这件事情我现在回想是对不住实际投资人杨博的。后来杨博寻我谈了几次话,甚至用邓小平三起三落的故事教育我。希望我依然留在NEOTV。还是被我拒绝了,随后,我转让了我的股份并且离开NEOTV。

  2008年1月我正式离开NEOTV, 在我离开了之后不久,原投资人三方也提出了转让并退出的需求,林家和他们谈妥了一个价格,也于2008年退出。现在NEOTV,就是KEN家的企业了。

  所以,我的离开没有BBKinG文中那么狗血,只是一般企业内部权利交替的一个正常过程。

  而以上所写的内容,不是表达说Ken是一个坏人,一个谋权者。在完全接手NEOTV之后,他也追加了很多投资进去。现在的NEOTV其实反而变的健康,毕竟一人掌舵要远胜过一堆人博弈,但是我相信他也认识到这个行业没有他原来所想象的那么容易赚大钱。

  我当时对Ken的印象,觉得就他是一个纨绔子弟,没什么本事在国外混混回来了,看到家里亲戚和我搞了一个项目看上去挺牛B能赚钱,就要自己把控住。而我当时年轻,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也很主观。经营方向也有很多做错的地方。

  但是自我离开5年,NeoTV依然能存在。就如投资界的朋友所说,任何能让公司存在三年以上创业者,都是伟大的。NeoTV存在到今天,我想对他说的是,我对他表示由衷的尊敬,我当年的看法是错的。

  5、对电子竞技的看法:

  离开NEOTV后,还有一段时间从事电子竞技相关。当时美国新闻集团旗下打造了一个叫CGS的职业大联盟。他类似象NBA一样,有18支俱乐部(达拉斯毒液,新加坡之剑…听名字就很NBA)。比赛是类似电视真人秀模式做的,以团队算成绩。也就是比如FIFA比赛,不是你输了就输了,你能扳回多少球至少拉少总分差距。这样很有可看性。每赛季冠军奖金100万美元,所有联盟选手都是拿工资的,最少3万美金一年。

  新闻集团总投资5000万美金,旗下美国第一大卫星电视网负责制作,星空卫视国际频道,天空广播电视台等进行播出。我为他们制作了亚洲赛区的三挡节目。

  这个节目是一直以来我希望电子竞技大众化,最接近的一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搜搜他们的节目。

  但是很可惜,08年底,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等不到这个商业模式的成功,新闻集团停掉了这个项目。而停掉之前,我刚促使了央视数字电视和CGS签署了合作备忘录。本打算引进这个项目。

  随后09年我另成立了公司和中央电视台科技教育频道合作,逐渐开始进入了儿童教育领域,我们目前开发了自己的产品,针对儿童的互动娱乐产品。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

  反过来再看电子竞技,有足够多热情,有足够多愿意奉献的年轻人。但是商业模式除了广告赞助以外一直没有新的突破。没有足够的商业模式支撑,这个行业不断有认识的朋友黯然离开。

  针对我个人的争议,我只是希望给这个行业带来春天,没有经济上的突破,自然没有行业发展。自开始做这个行业,对于网上纷争一直也不想多做评论。经营企业没有那么多婆婆妈妈,心酸血泪都需要自己咽。但是一定要坚决果断向前走。

  之前所说到一些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人和人之间说不上什么血海深仇。这些事情大多是一些企业经营必须走的路而已。在职业上要对得起自己公司,在道德也问心无愧。有时候可能行事风格会伤害一些人,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大家事业,无意中得罪的朋友,也望多谅解。

Leave a comment

您必须 登录 后才能发表留言。

新闻资讯

电竞圈里的破事

游戏视频

刺激肾上腺

赛事回顾

亿往昔还看今朝

现场酷图

记录生活点滴

资源下载

好东西要分享

战术点评

帮您走向成功之路